欧易

欧易(OKX)

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

火币

火币(HTX )

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

币安

币安(Binance)

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

青未了 | 家里来了只小橘子

2023-05-25 22:04:52 18

摘要:文图 | 张庆梅秋风越过砚池山抵达鳌角山时稍作停顿,顺手就把我小院南墙根的两棵银杏树给染黄了。树还是那两棵树,秋风似乎比去年迟到了几天。我听见秋风对银杏树说:亲,你又长高了一点啊。泛黄的银杏叶子摇摇头又点点头,给了秋风一个肯定的回答。我不但...

文图 | 张庆梅

秋风越过砚池山抵达鳌角山时稍作停顿,顺手就把我小院南墙根的两棵银杏树给染黄了。树还是那两棵树,秋风似乎比去年迟到了几天。我听见秋风对银杏树说:亲,你又长高了一点啊。泛黄的银杏叶子摇摇头又点点头,给了秋风一个肯定的回答。我不但听到了秋风与树的对话,还听到了某个角落传来的喵呜喵呜的猫叫声,奶声奶气的,估计猫龄不会超过三个月。

不久后我就见到了那只小猫。开始的几次,我只看见了它拖着毛茸茸大尾巴匆匆逃离的背影,像一根橘黄色长长的羽毛,从我家窗户上留下的猫道轻轻扫过,无声无息。我以为是后院的“嘿”(一只流浪橘猫)又跑进来吃猫粮,回头瞥见“大胖”(我养的橘猫)正蹲在沙发上若无其事地梳理毛发,便感觉此事必有蹊跷。

猫的领地意识是很强的。夏天的某个中午,大胖和我正在床上午睡,我突然听到客厅的猫食盆处传来咔嚓咔嚓的声音,那声音像夏天的骤雨急切而慌乱,探出头去一看,见一只橘猫正埋头大嚼。我大喊一声“嘿”!橘猫抬起头来有些惶恐地看着我,下巴上一片白色的毛,让它看上去像一个白胡子的老爷爷。大胖嗖地一声窜下床,冲着橘猫扑上去,两团黄影顷刻间扭打在一起。橘猫且战且退,混乱中打翻了茶几上的杯子,茶杯霎那间四分五裂,残茶和茶水流了一地。在大胖愤怒的嗷呜声中,流浪橘猫终于败下阵去,夹着尾巴从窗缝中仓皇逃走了,留下几团猫毛四处飘落。

对于私自闯入领地的流浪橘猫,我家大胖那是毫不客气。而偏偏那只橘猫只记吃不记打,隔三岔五就溜进来偷吃。基于它每次进来都要给家里造成不必要的损失,我不喜欢它来,所以每次发现它都会喊一声“嘿”!久而久之,“嘿”就成了我与大胖之间的暗语,只要我喊一声“嘿”,大胖不管正在家里的哪个角落,都会立马冲出来去把它赶走。有时候我恶作剧逗大胖,在橘猫没来的时候喊“嘿”,大胖冲出来看看并没有敌人,就会狐疑地望着我喵喵叫。我很惭愧也有点小得意,觉得自己就是那个大喊狼来了的坏孩子。

有一次大胖在那里低头干饭,我以为是橘猫来了,就大喊“嘿”,大胖抬起头来迷惑地望着我,意思是:你不认识我吗?我是你的大胖,不是流浪猫。我假装没认出来,又大喊“嘿”,大胖朝我的方向走了几步,冲我喵喵叫,意思是:你好好看看,是我呀,我是大胖。我忍着笑不理,依然喊“嘿”驱赶它。大胖好像明白我是故意装傻,索性不理我,转回身去继续干饭了。

那天晚上我正躺在沙发上看书,听到窗户外传来小奶猫的叫声。叫声越来越近,忽有一条橘黄色的身影从窗台跃下,然后一溜小跑奔猫食盆去了。我也不吭声,就想看看这只神出鬼没的小橘子的真面目。大胖凑上前去,不驱不赶,蹲在一边静静地看小猫吃食,仿佛一个长者的样子。这就奇怪了,同样是流浪猫进屋抢粮,为啥大胖见了这只就老实了呢?

啊,难不成这小橘子是我家大胖的“沧海遗珠”?回想起春天时大胖常常莫名消失一周时间,回来时累得像死狗倒头就睡的样子,我更加相信了自己的判断。猫三狗四,嗯,算一算日子也对得上。电视剧《还珠格格》的桥段不时在脑海中闪现,难怪大胖对这只小猫这么爱护,原来人家是来认祖归宗的。这样想着,我不禁坐直了身体,仔细打量起那只小猫来。

小猫听到我发出的悉悉簌簌的声音受了惊吓,突然转回头来,那是一张惊慌失措的小脸,那小脸包裹在一堆黄色的长毛中,一双大眼瞪得圆圆的,如果把那一圈毛发换成黑色的,活脱脱一个“豹头环眼”、胡子扎利扎煞的小张飞,或者,小李逵。(写到这里我的思路忽然一转,豹头环眼,豹,也是属于猫科的动物吧?)小橘子突然看见了我,大吃一惊,转身就跑,又留给我一个拖着毛茸茸大尾巴的背影,像一根橘黄色羽毛的轻轻扫过窗台。

大胖看着逃走的小橘子喵喵叫了几声,似乎有些留恋。我拍了拍它的脑袋说:孩子,别太难过了,它到底是“紫薇”还是“小燕子”并不一定啊。你看它那一身的长毛,也不像是遗传于你呀。还有它下颌上的一撮白毛,我看着跟那个“嘿”长得更像呢。先说说你是怎么在大明湖畔遇见猫雨荷的吧。

我猜想,家里没人的时候小橘子没少进来吃猫粮。吃就吃吧,只要不搞破坏,吃点猫粮不算什么。只是它的胆子依然很小,有天晚上我躺在沙发上刷手机,它悄悄地进来了,看到空空如也的猫食盆非常失望,对着空气骂骂咧咧地叫了几声,忽然又看见了我,立马调头狂奔而去。我不禁哑然失笑,照这个样子,再免费吃我家一年猫粮,它也不会跟我亲近一下下,更别打算让我抱抱撸撸了。不过,好的东西不必非要拥有,能远远欣赏也就够了。

前天半夜我起身上卫生间,突然想看看睡前还没回家的大胖回来没有,于是轻轻走到窗前掀开窗帘,只见那只橘色的小猫正安静地躺在本属于大胖的猫窝里,身体蜷缩呼吸均匀,发出微微的鼾声。窗外月华如水,小橘子的身体笼罩在月光下,每根毛尖上都挑着一个闪亮的光点,酣睡得如同一个婴儿。

作者简介:张庆梅,山东省作协会员,山东散文学会会员,山东女摄影家会员,济南市作协会员,济南市书法家协会会员。齐鲁晚报青未了副刊签约作者。

壹点号山东金融文学

新闻线索报料通道:应用市场下载“齐鲁壹点”APP,或搜索微信小程序“齐鲁壹点”,全省600位记者在线等你来报料!

版权声明: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,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( 微信:bisheco )删除!

相关推荐

友情链接
币圈社群欧易官网